如果在极地冰川之中飘落一场雪,雪花落入冰冷的海水里,消融在其中。这场景应该是我能想到的最为孤独的景象。始终静默的极地冰川迎来最活泼跳脱的漫天雪花,可白依然是那个世界唯一的色彩。雪花在那里也是静默的飘进海水中的吧?那移动的身形衬着永不会被它感动的定格的世界,更显寂寥。最终也是永久的无声。

评论

© Murph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