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我想杉杉……唉……

Priest男团请暂时搬离我的大脑
明天考完我们怎么都行
【Priest深度中毒患者】

下一本应该是残次品,留着车上读。
毕竟如果在车上听杀破狼,鉴于又是硬座,怕抑制不住姨母笑吓到对座的。
不过读残次品大概也不会好到哪。

来年的大小节假日,我可都要出门浪荡了。

上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作者是什么时候?总觉得莫名随了大流……

If personality is an unbroken series of successful gesture

如果在极地冰川之中飘落一场雪,雪花落入冰冷的海水里,消融在其中。这场景应该是我能想到的最为孤独的景象。始终静默的极地冰川迎来最活泼跳脱的漫天雪花,可白依然是那个世界唯一的色彩。雪花在那里也是静默的飘进海水中的吧?那移动的身形衬着永不会被它感动的定格的世界,更显寂寥。最终也是永久的无声。

身有所寄,心无所依。

曾经认真想过认真说的话,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了踪迹。


我们要画的东西是混乱的一团线,但一般情况下,只有从中挑选了有限的线条,省略性创作出艺术美感的画作,才能得到认可。

也许一板一眼画出乱线的人实在没有什么了不起,况且人们欣赏的,也从来不是真实。


All we want is satisfaction


我的心不是钟表


© Murph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