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连倾诉也是错,也是不想进行的一面。

所有我珍视的一件一件消失

不明白自己在坚持什么

不明白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please curtains in
start us off, you swing first

If personality is an unbroken series of successful gesture

忘记这片净土 设计周伊始 想给自己一个理由   一个力度足够的理由 跑过这十天
想要越快越好地离开这个寝室 开始自己居住的生活

“bring yourself back online”
哪怕是 part of

“我给你写的都是最合适的,你没办法跳出剧本,你再挣扎也要变回我的结局。”
作者这样对我说

除了对我们自己

我们只是一些符号

由自己和旁观者共同确定的符号

我一直追寻着
你的名字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我花了那么长时间让自己的心不像石头一样硬,却发现自己还要再花时间让它硬回来。

如果在极地冰川之中飘落一场雪,雪花落入冰冷的海水里,消融在其中。这场景应该是我能想到的最为孤独的景象。始终静默的极地冰川迎来最活泼跳脱的漫天雪花,可白依然是那个世界唯一的色彩。雪花在那里也是静默的飘进海水中的吧?那移动的身形衬着永不会被它感动的定格的世界,更显寂寥。最终也是永久的无声。

© Murphy|Powered by LOFTER